吉林省通化市黑恶势力

  吉林老字号民营企业因向通化市两家小贷公司和个人借款几百万元的高利贷,被暴力讨债,遭地方保护伞和黑恶势力勾结,栽赃陷害,企业倒闭,企业家被打击迫害、、、、、我是张家诚,吉林老参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长,身份证号:220522196911250531,电话:18243393119. 吉林老参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参堂)系世代传承的、专业经营人参的企业“老参堂”至今已有122 年的历史(由现任公司董事长的曾祖父张义翠先生于公元 1897 年即清光绪 23 年,在山东省黄县即今龙口市所创办),老参堂是“吉林老字号”企业,也是“马来西亚一带一路”总商会吉林省的合作企业之一。但是,因受到省内各级法院和公安保护伞和黑恶势力的迫害,已关停倒闭。老参堂公司为了扩大生产规模,2011 年曾以 2760 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魏氏家族控制的通化长城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置业)开发的位于集安市、面积为 11286 平方米的商业房屋,因长城置业公司始终拒绝交付房屋,且事后发现系以欺诈手段骗取了老参堂公司巨额购房款,随起诉至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通化中院)请求解除合同、返还房款;因一审有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义瑞的保护伞介入一审被驳回诉求,上诉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但是均因地方保护伞的庇护及干预之下,导致二审也以败诉而告终;故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院)再审,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提审之后,于 2015 年 12 月 30 日作出了最终胜诉判决,老参堂公司胜诉。老老参堂公司最高法胜诉后,向通化中院申请执行时,长城置业公司时已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经调查发现二审判决书送达和最高法院再审期间,长城置业在地方保护伞王义瑞、孙海波、等人的庇护下,明知对方已经无任何资产,在没有通知老参堂公司私自解封我方已经保全的涉案房屋,且通过虚假诉讼将涉案房屋转移到其法定代表人魏洪涛的亲属孙春霞的名下。为此,尽管老参堂公司多次向通化中院提交异议和再审申请并请求将涉案虚假诉讼线索移送至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是该院始终以各种理由推脱受理和委托鉴定,通化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二十六日出具了(2018)吉05民申10号裁定书:“如孙春霞与长城公司之间存在虚假诉讼,即构成虚假诉讼罪,申请人老参堂公司应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故申请人老参堂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驳回老参堂公司的再审申请”。故意拖延时间让老参堂公司的申诉案件走不到上级机关就伤失了申诉的权力;无奈之下,老参堂公司法人也曾分别向通化市公安局和东昌区分局报过案,但是公安机关同样没有立案,原因是法院所涉民事案件公安不介入。期期间,长城置业为逃避罪责,以低价大肆收购了案外人对老参堂及其法定代表人持有的部分债权;因案外人系有黑恶势力背景的小贷公司,且老参堂公司与其债权人存在数额异议和巨大金额差异,在老参堂及其法定代表人明确提出异议的前提下,长城置业通过通化中院王义瑞副院长、庭长孙海波、东昌法院院长刘东海和东昌区法院执行局局长马林作为保护伞,长城置业串通具有黑恶势力的通化市信德小贷公司,以伪造老参堂印鉴和签字的证明,证明老参堂公司同意转让该应收债权,非法执行走老参堂公司应收债权870余万元;老参堂公司向通化中院和东昌法院执行局提出异议均被驳回,维持原判。老参堂公司向东昌法院申请司法鉴定,鉴定证明的真伪,可东昌法院委托的吉林省迪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说明公章是伪造的,笔迹是张家诚所为。张家诚对于报告的笔迹鉴定存在重大异议,并且再次申请要求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委托其它司法鉴定部门重新鉴定,至今没有音信,东昌区公安局介入调查,东昌区执行局长马林打击报复则栽赃给张家诚,给东昌公安局出具说明,证明就是张家诚送给他的伪造“证明”现张家诚向东昌区公安局和东昌区法院递交了重新鉴定申请。该案件系团伙作案,查封、转移、侵占老参堂企业和张家诚个人资产逾5000余万元。另外一案件在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单晓慧的庇护和主导审理下,以保护高利贷判决老参堂公司败诉,老参堂公司申诉至通化市和东昌区检察院抗诉,在地方势力范围内也都被不具备抗诉条件被驳回;被东昌区法院执行局长马林执行走老参堂公司应收款438万余元,另外通化长城置业公司勾结通化中院和东昌法院部分法官在没有征得老参堂公司同意的前提下,私自抵消了老参堂的应收债权680余万元;总计抵消老参堂应收款2100余万元,以所谓债权抵顶的方式堂而皇之地逃避了最高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返还房款本息的法律义务。长城置业在地方保护伞的庇护下,串通黑恶势力肆意打击报复老字号企业的种种行为,导致老参堂因缺乏资金而无法继续经营,目前公司已关停,其法定代表人的人身安全也受到黑恶势力的严重威胁。魏氏家族魏洪涛和伪造老参堂公司证明的信德小额贷款公司以及法院执行局长马林等联手造假转移老参堂公司资产,导致老参堂公司无能力偿还其他应付款,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趁机打击报复老参堂公司和企业法人,以老参堂公司拒不执行给付其它应付款几十万元给上了失信人黑名单和限制高消费,并且到处抓捕企业法人拘留企业法人。魏氏家族成员在集安市可以说是一霸,无人敢惹,前些年魏洪涛做朝鲜边贸时,诈骗内蒙一面粉企业,内蒙法院到集安执行抓捕魏洪涛时,被其手下供养的社会团伙拦截将魏洪涛人抢走,在吉林省某领导和当地保护伞还有通化市中院王义瑞院长的庇护下,参与截车抢人犯罪分子部分人员在逃,部分轻判或者免于刑事处分,后由魏洪涛给予在逃人员和参与劫车人员房屋作为补偿。因因购买魏氏家族通化长城置业房产导致企业资金断链,申诉至上一级公安和法院但一直受到保护伞的庇护,即便向吉林省有关部门和公检法机关反映上述问题,也没能够得到任何回应和解决。2018年上访至吉林省公安厅扫黑办和省纪检部门的案件还是移交给通化当地公安信访和法院纪检处理,当地有保护伞的作用,案件则被颠倒黑白,抢的不是抢的了,黑恶事件则与被控告人没有关系了。黑黑恶势力在地方保护伞的保护下,家族团伙勾结,利用小贷公司的合法执照,非法发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暴力讨债恶意侵占老参堂企业财产,达到非法占有,致使老参堂企业关停多年,给老参堂企业造成了巨大的声誉损害和经济损失,通化市中院和东昌区法院部分法官枉法裁判保护其黑恶势力,促使具有黑恶势力的债权人疯狂查封老参堂公司资产,高利贷利滚利重复计算借欠款金额,在转走老参堂公司巨额财产后,法院也不将失信人解除,为防止老参堂公司继续上诉,将老参堂公司和企业法人一次次的拉入黑名单,全天在通化市和网络各大媒体播放,诋毁老参堂公司和法人个人声誉,老参堂公司任何项目都融不到资,企业关停,老参堂公司在最高法院的再审案件胜诉后,通化中院则不给上网公布,网上公布的案件全部是老参堂公司的败诉案件和负面信息,不到十宗应付款案件导致有100多个诉讼、、、可见法院有公平公正一说吗?在法院的打击和庇护下,黑恶势力猖狂分食老参堂公司资产。老参堂公司所涉案件不论在通化市两级法院还是公安系统,有理无理在都是一个输的结果.... 老参堂与具有黑恶势力背景的邵氏家族案件简述还有一案件遭到具有黑恶势力的邵氏家族,设计、诱骗暴力侵占老参堂巨额资产,邵氏家族控制的通化铭邦小额贷款公司系有黑恶势力背景,家里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各个机关都有人,而且有钱有势、家里养着保镖和供养着省级和市级领导的哥哥、弟弟、黑白两道全通。1.多年前邵氏家族因拆迁的事让手下人将二道江一百姓名叫李大全的打瞎,致双目失明;2.邵建祥的哥哥将二道江检察院一名司机的手用钉子钉在墙上,现被家里人和保护伞庇护说得了精神病躲避法律制裁。3. 2017年辉南县税务局虚开发票案就与邵氏家族邵建祥、邵建秋有紧密关联,因邵氏家族的姑爷子就是通化市税务局稽查局长。虚开发票数亿元,透漏税款上亿元,虚开发票当事人畏罪自杀,案件没人再追究,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邵邵氏家族雇佣的律师谭宏利丧失职业道德,原本是我老参堂与通化长城置业公司案件的代理律师,在接手我方老参堂案件后,没想到设局故意将案件方向打偏,谭宏利作为铭邦小贷公司和黑恶势力的帮凶,非法高利放贷、以诱骗等手段达到合法侵占、霸占我方资产目的,查封老参堂多处资产,以此逼迫我方与邵氏家族的邵建秋合作;老参堂公司自购买长城置业公司房产出现资金被诈骗后,被具有黑恶势力背景的邵氏家族、陈丕龙、通化市信德小贷公司、非法放高利贷、遭暴力讨债、敲诈勒索,栽赃陷害,八年之中总损失达3亿多元,老参堂公司前去东昌公安局和通化市公安局经侦处报案多次,都已民事案件公安不允许介入为由拒接,2019年03月虽然二道江公安局扫黑办调查了老参堂与铭邦小贷公司案件,结果是颠倒黑白,抢地的人和事不存在?老参堂公司在通化市申诉了多个主管政府机关和纪检委都解决不了、申诉至吉林省监察委、省政法委、都没有任何结果,申诉至吉林省公安厅给与立案侦查,公安厅虽然受理了,但又转回通化东昌分局处理,但一直没有立案。在通化迫害老参堂企业的黑恶势力背景深厚,多个家族多人团伙勾结在一起,又有保护伞在背后作用,老参堂企业又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即使是刑事案件,在公安系统也根本立不上案,听说通化市公安局长、东昌区公安局长、二道江公安局长、长春市公安局长吕峰省扫黑办主任孔斌都是他们的亲戚和后台,而且有利益关系。 老老参堂方已经无处申诉了,故申诉至督察组给予高度重视给予督办,我方申请督导组将案件交办有关部门给予异地侦办或外省审理,避开吉林省市县区各级保护伞,依法追究黑恶势力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和承担由此给企业带来的所有经济损失赔偿,还老参堂企业一个公平。在新政商时代来临的当下,我万分期待总书记所讲的亲、清氛围能够普照到我和企业的身上,更期待中央巡视组和公安部领导给予我们民营企业一份公正,我以人格保证向贵办实名如实汇报我企业和个人被迫害的实际情况,在吉林省和通化地区案件被打太极已经八年了,被控告人勾结地方保护伞庇护,致使老参堂公司资产被被控告人非法侵吞,百年老字号企业倒闭、法人张家诚妻离子散倾家荡产,希望贵部门给予督办、提级或者异地审理此案件,设立专案组给予立案侦查,深挖打击保护伞。 此致公安部扫黑办中央纪委、监察委中央巡视组 吉林老参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2019.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