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实名举报人写给交通运输部杨传堂部长的第五封信

  
  一位实名举报人写给交通运输部杨传堂部长的第五封信

  实名举报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违法违规;
  实名举报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包庇手下违法违规。

  尊敬的杨部长:

  您好!

  我,纪繁。之前给您写过四封信。今天(10月8日)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又拿国家财政拨款给被开除公职的国民党特务李春宝发了11644.26元离休工资。请问杨部长,您对实名举报重视不重视?

  我实名举报的是大连海事大学校长违法违规问题,作为共产党的干部你们不为党清理共产党内部的坏人坏事,不反腐败,反倒在保护坏人坏事。如果全国都像交通运输部学 产党还怎么铲除腐败?

  令我十分气愤的是,交通运输部领导、大连海事大学党委领导都在极力隐瞒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在申报“211”工程时作弊造假欺瞒国家教委的事;隐瞒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事。至今大连海事大学不敢停发李春宝的离休工资就说明了您们害怕李春宝;就说明了你们都不按党的政策和国家规定办案。假如你们交通运输部领导按照规定办案,那么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作弊造假问题,以及现任校长王祖温包庇手下拿国家财政拨款给李春宝封口费违法违规问题早就被查处查办了。

  我给您写信就是要您查处大连海事大学的腐败,要您解决问题。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已立案调查的大案几年都不查办,你们交通运输部人事劳动司的公务员有责任。假如杨部长您真的为党和国家着想,真的立党为民执政为公。就请杨部长认真研究安排查办:

  第一、如何处理大连海事大学前任校长司玉琢违法违规用李春宝挂名申报首批“211”工程时作弊造假欺骗国家教委的腐败问题;

  第二、如何处理大连海事大学前任校长司玉琢违法违规用李春宝挂名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欺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腐败问题;

  第三、如何处理现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包庇手下违法违规自2005年10月给李春宝封口费的腐败问题。

  第四,如何处理交通部人劳司泄密把实名举报信违法转给被举报单位的问题。

  我们以高考考生、大学生考试,在考场上作弊都要严格查处为例。那么,作为大学校长竟敢在申报国家首批“211”工程时作弊造假,竟敢作弊造假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不更应该严肃查处吗?如果不严肃查处,那再怎么为人师表,再怎么教育后来人不再弄虚造假。如果其他大学都学习大连海事大学作弊造假那该怎么办?严惩腐败,不应该光是喊口号,应该落在实际行动上。我们期待杨部长重视反腐败。

  下面是我写给李建波组长的第七封信。随信寄上。我们期待交通部党组与中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组联手共同为共产党严惩腐败,铲除腐败。

  中纪委驻交通部纪律检查组李组长:

  您好。我,纪繁,终于在四年零8个月之后,第一次收到中纪委驻交通部纪律检查组在纪检信箱中的回复:“已按有关程序办理”(查询号(1207258795)(1207243283))。可是,我们对回复非常不满意。
  请问李组长,你们中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律检查组对你们立案调查的大案(驻交纪信字【2008】1号)是按照怎样的程序如何办理的?

  第一,我们向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实名举报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用李春宝挂名项目负责人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是实事求是的。然而,中纪委驻交通部纪律检查组领导却没告知我们,被大连海事大学骗领的国家自然科学资助基金已经退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了吗?责任人司玉琢被处罚了吗?那你们是按照怎样的程序如何办理的?

  关于上述问题我们举报的内容是: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规定,申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负责人必须是本单位的在编职工,每年在本单位工作的时间必须在半年以上。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在1994年用被本校开除公职的李春宝挂名做项目负责人并获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这纯属作弊造假,欺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我们了解李春宝从1990年10月因公出国滞留不归之后至2005年一次都没有回国过。是因为李春宝的前妻纪鼎芳是我的亲姑姑,所以,我们敢向你们保证,我们的举报是实事求是的。

  当时因为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搞不到李春宝的资料,填不上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表。是让我把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空表寄到我在加拿大定居的亲姑姑纪鼎芳那里,然后我姑姑纪鼎芳帮助把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表填好之后,我姑姑纪鼎芳再把填好的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表从加拿大寄给我,由我再交给学校领导。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就是这样用李春宝挂名项目负责人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

  1994年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为了配合用李春宝挂名项目负责人冒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在李春宝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多年的情况下,还从1994年开始,拿国家财政拨款给李春宝发了空饷(学校财务处有记录)。

  大连海事大学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新闻记者在1994年11月18日《大连日报》第二版做了题为 “大连海事大学又收获一批成果”的报道:“1994年……该校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李春宝教授负责的《低轨卫星接收突发直序扩频信号的研究》等5个项目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批准获得资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拨来的资助基金在大连海事大学科研处财务档案中有记录。

  事实上,李春宝从1990年10月至2005年一次也没有回国过,根本就没有在大连海事大学工作。他确实没有负责过《低轨卫星接收突发直序扩频信号的研究》等5个项目的研究。李春宝1990年10月至2005年出入境的情况,国家出入境管理处,加拿大多伦多移民局、加拿大使馆都有相关记录,都能为中纪委驻交通部纪律检查组提供核查证据。

  第二,我们向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实名举报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用被开除公职的假博士生导师李春宝挂名申报国家首批“211”工程时获得审批程序是实事求是的。然而,你们却没有告知我们,被大连海事大学骗取的“211”工程资格被国家教育部取消了吗?主要责任人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被处罚了吗?那你们是按照怎样的程序如何办理的?

  关于上述问题我们举报的内容是:
  国家教委在首批预审“211”工程时规定,具有一定数量的博士点的大学才有资格申报首批“211”工程。而1994年大连海事大学没有博士生导师也没有博士点,也就没有资格申报国家首批“211”工程。
  1994年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用的是被开除公职的假博生导师李春宝挂名申报国家首批“211”工程的。这个问题可以调查:当时大连海事大学除了被开除公职的李春宝,还有没有博士生导师、博士点?李春宝自1990年10月至2005年是不是一次都没有回过国?大连海事大学是不是获得了国家首批“211”工程资格?

  李春宝的情况我了解是因为李春宝的前妻是我亲姑姑。1990年10月10日当天李春宝并没有去美国协作科研,而是从纽约转乘飞机到了加拿大。大连海事大学这边由于李春宝因公出国滞留不归,当时李春宝潜逃国外不回国在学校造成的影响极坏。所以,大连海事大学校领导多次通过我寄信给我的姑姑纪鼎芳让李春宝返校工作,可是,李春宝一直没有返校工作。因此,1991年10月大连海事大学按照校规把李春宝除名,停发工资(学校档案中有记录)。1992年,李春宝委托其他教授负责他所带的博士生刘峰毕业答辩的委托书是由我姑姑寄给我,我交给学校领导的。同时大连海事大学没收了李春宝名下的博士点的两间实验室,当时的学校领导找我去把李春宝的东西都搬走,然后我把实验室的钥匙交给学校领导。从此,大连海事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博士点是人去楼空根本不存在了。

  1994年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是在大连海事大学没有博士点,没有博士生导师的情况下,冒用被本校开除公职多年,一直不在本校上班,也不在国内居住的假博士生导师李春宝和李春宝名下根本不存在的“通信与信息系统”假博士点,向国家教委申报首批“211”工程的。然后大连海事大学就一直隐瞒李春宝不在国内,不在大连海事大学工作的真实情况,仍然挂着李春宝的名字招生,事实上招生这只是在打广告,却没有真正录取过博士生,上述所为都不是一个普通干部所能决定的。1998年前后,国家教委查出:大连海事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李春宝名下)的博士点自建点十几年以来仅培养了一名博士生,国家教委给这个博士点挂了黄牌警告。

  第三,我们向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实名举报1997年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批准被开除公职的国民党特务李春宝“正式”离休,这是司玉琢校长给李春宝的封口费是实事求是的。然而,你们却没有告知我们,大连海事大学“从1994年至今为李春宝开空饷、发的离休工资”所用财政拨款都被你们给追回来了吗?校长司玉琢、校长王祖温被处罚了吗?那你们是按照怎样的程序如何办理的?

  关于上述问题我们举报的内容是:
  李春宝1952年9月北京大学机电系毕业被分配到大连海运学院参加工作;他解放前在1945年10月至1946年间在锦州参加地下国民党(1956年肃反运动大连市公安局给其定性:“一般政治历史问题”),学校档案馆至今保留着1981年大连市公安局【1981】77号旅公文函(2008年7月大连海事大学人事处长张术佳已查到了,证明李春宝在锦州参加地下国民党的证据【1981】77号旅公文函,当时张术佳还拿给我看了);还有李春宝1990年10月因公出国滞留不归被开除公职;李春宝根本就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离休条件。
  1997年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用李春宝挂名通过国家首批“211”工程正式审批程序,大连海事大学获得国家的上亿元财政拨款。此事被李春宝抓住把柄,李春宝向校长司玉琢要好处费,要离休。当时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司玉琢因为害怕李春宝揭发他作弊造假,便与李春宝个人私下达成“交易”为其“正式”办理了离休。这是校长司玉琢给李春宝的封口费,这是在继续欺骗国家、欺骗组织。

  第四,我们向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实名举报2005年10月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步司玉琢校长后尘,继续违法违规拿给李春宝封口费是实事求是的。然而,你们却没有告知我们,大连海事大学在2005年10月8日又“正式”分给李春宝的大连市沙河口区凌河街10号301号房、凌水桥1栋310号房”两套合计95平方米福利房的《公有住房租赁证》被吊销了吗?让李春宝拿走的卖房款和动迁补偿款都追回来了吗?

  关于上述问题我们举报的内容是:
  1、现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是在知道:司玉琢校长给李春宝办离休是违法违规情况下,继续每月给李春宝发离休工资。

  2、现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王祖温是在知道:2005年10月本校后勤处长杨明、房产科长李明以李春宝本人在半岛晨报上刊登原“使用权房证” 丢失广告是在造假的情况下,把大连海事大学职工住宅“大连市沙河口区凌河街10号301号房、凌水桥1栋310号房”一共两套合计95平方米的福利房,在2005年10月8日批给了李春宝,这是违法违规给李春宝的封口费。而且房产科长李明是在李春宝本人提供不出他是中国人的有效证件的情况下,给李春宝发的《公有住房租赁证》。

  第五、我们向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实名举报:大连市沙河口区凌水桥1栋310号房是学校分给我父亲纪善兴的福利补贴房;凌河街10号301号房是学校分给我的福利房;我父亲纪善兴(因公致残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福利补贴房是被李春宝用撬门砸锁手段强抢强占是实事求是的。然而,你们却没有告知我们,我们的福利房被大连海事大学后勤处长杨明,房产科长李明违法违规批给李春宝之后,我们所享受的福利分房待遇怎么还给我们?

  关于上述问题我们举报的内容是:
  2005年10月李春宝撬门砸锁强抢强占我父亲纪善兴(因公致残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福利补贴房之后,我母亲和我到大连海事大学行政办公楼,找到大连海事大学后勤处长杨明,问杨明为什么不打招呼,就把我们的福利住房批给李春宝,为李春宝办了《公有住房租赁证》?当时,后勤处长杨明对我们说,他是因为李春宝在他的办公室大吵大闹了两个多小时。杨明说,他是因为害怕李春宝揭发大连海事大学司玉琢校长用李春宝挂名申报国家首批“211”工程的事。他便让房产科长李明给李春宝办了凌水桥1栋310号房、凌河街10号301号房的《公有住房租赁证》。然后批准李春宝转卖凌水桥1栋310号公房。然后李春宝在拿到转卖公房款后立即于2005年10月28日飞回加拿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到李春宝私人口袋里了的事实。

  大连海事大学用两套地处学府区黄金地带,合计95平方米的福利房,当时市场价值大约是每平方米8000元以上,价值至少在70多万元以上的国有资产作为给李春宝个人的封口费。同时,大连海事大学组织部长刘志华领着李春宝到财务处领工资,直接造成自2005年10月起大连海事大学拿国家财政拨款给李春宝每月发离休工资。致使李春宝一个人同时领取中国和加拿大两个国家的养老金。这都是因为李春宝抓住了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弄虚造假、骗取国家荣誉的把柄。以上两项这是王祖温校长给李春宝的封口费,造成国有资产、资金流失300万元不止的经济损失。且每年仍旧以十多万元继续流失给李春宝私人。

  在大连海事大学有谁能作出欺骗国家教育委员会这么重大的决定?有谁能作出欺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这么重大的决定?只有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所以,我们实名举报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违法违规,现任校长王祖温包庇手下违法违规是实事求是的。

  对上述事实,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只给了我们一个“已按有关程序办理”,因此,我们非常不满意,在网上公开举报内容,完全是期望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领导出手惩治腐败,出手惩治违法违规。出手维护老百姓的人权。

  据大连海事大学信访办主任张昭说,交通运输部领导提出要我们删掉在网上的帖子。我们老百姓认为,作为国家的公务人员,拿着国家的俸禄,应该为党和国家尽职尽责。你们要我们删帖子时,你们想一想没有,你们是为了脸面,还是为了国家利益?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假如在大学里,校长竟敢为了小团体的荣誉利益竟然欺骗党和国家,长久下去,以后有谁还能尊纪守法?有谁还能不弄虚造假?连高考考生作弊造假都要取消资格。那么,大连海事大学用作弊造假取得的“211”资格不应该被取消吗?你们拍拍你们的胸脯,对得起你们的良心,还是对得起你们拿的纳税人给你们的工资、薪水?

  作为国家公务员大道理你们比我们老百姓懂,但是,也不要愚弄老百姓。你们懂的应该怎么处理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司玉琢违法违规,你们懂的应该怎么处理王祖温校长包庇手下违法违规。但你们却不去做,你们不为国家挽回损失,不追回大连海事大学拿国家财政拨款,纳税人的血汗钱给李春宝的封口费,不追回叫李春宝转卖了的公租福利房的卖房款和动迁补偿款。你们这是在按照程序办理吗?这是不是在不作为、渎职?

  我们作为实名举报人不能眼看着国家蒙受300万元经济损失,而且眼看着国家还在以每年十多万元财政拨款继续流失。这些钱能救助多少失学儿童,能救助多少交不起学费、上不起学的大学生?

  我们实名举报这是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做的,我们效仿西安交通大学的六位老教授的做法,在网上公开举报,是督促你们依法办事,让你们时时刻刻记住你们是共产党员,拿的是国家的俸禄,应该为人民服务!

  若中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律检查组在本月底之前不找我们谈话,也不解决问题,也不回复我们所提出的问题,我们就在网上大量发帖子。

  此致

  实名举报人:纪繁
  2012年10月8日
  手机:13154114430